各地的地方戏是如何形成的?-地方戏

三三~ 11-15 16:51:54 80

戏曲是中国传统的戏剧形式。是包含文学、音乐、舞蹈、美术、武术、杂技以及表演艺术各种因素综合而成的。它的起源 历史悠久,早在原始社会歌舞已有萌芽,在漫长发展的过程中,经过八百多年不断地丰富、革新与发展,才逐渐形成比较完整的戏曲艺术体系。虽说它的渊源来自民间歌舞、说唱、滑稽戏三种不同艺术形式,但区别一个剧种所显示的最大的特色,首先仍表现在它来自不同声腔系统的音乐唱腔。这些音乐唱腔则是以所产生地区的语言、民歌、民间音乐为依据,并兼收其他地区音乐而产生的。各个剧种的剧中人物大部分由生、旦、净、丑等不同脸变化的脚色行当充任。表演上着重运用以生活为基础提炼而成的程式性动作,和虚拟性的空间处理。讲究唱、做、念、找艺术,表演运输和富裕舞蹈性,技术性很高,构成有区别其他戏剧而成为完整的戏曲艺术体系。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各民族地区的戏曲剧种,约有三百六十多种,传统剧目数以万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又出现许多改编的传统剧目,新编历史剧和表现现代生活题材的现代戏,都受广大观众热烈欢迎。比较流行著名的剧种有:京剧、昆曲、越剧、豫剧、湘剧、粤剧、秦腔、川剧、评剧、晋剧、汉剧、潮剧、闽剧、祁剧、河北梆子、安庆黄梅戏、湖南花鼓戏……等等五十多个剧种,尤以京剧流行最广,遍及全国,不受地区所限。 中国古代戏剧因以“戏”和“曲”为主要因素,所以称做“戏曲”。中国戏曲主要包括宋元南戏、元明杂剧、传奇和明清传奇,也包括近代的京戏和其他地方戏的传统剧目在内,它是中国民族戏剧文化的通称。 戏曲的起源和形成中国戏曲源远流长,它最早是从模仿劳动的歌舞中产生的。 (一)先秦——戏曲的萌芽期。《诗经》里的“颂”,《楚辞》里的“九歌”,就是祭神时歌舞的唱词。从春秋战国到汉代,在娱神的歌舞中逐渐演变出娱人的歌舞。从汉魏到中唐,又先后出现了以竞技为主的“角抵”(即百戏)、以问答方式表演的“参军戏”和扮演生活小故事的歌舞“踏摇娘”等,这些都是萌芽状态的戏剧。 (二)唐代(中后期)——戏曲的形成期。中唐以后,我国戏剧飞跃发展,戏剧艺术逐渐形成。 (三)宋金——戏曲的发展期。宋代的“杂剧”,金代的“院本”和讲唱形式的“诸宫调”,从乐曲、结构到内容,都为元代杂剧打下了基础。 (四)元代——戏曲的成熟期。到了元代,“杂剧”就在原有基础上大大发展,成为一种新型的戏剧。它具备了戏剧的基本特点,标志着我国戏剧进入成熟的阶段。 元杂剧是在民间戏曲肥沃土壤上,继承和发展前代各种文学艺术的成就,经过教坊、行院、伶人、乐师及“书会”人才的共同努力,而改进和创造出来的综合性舞台艺术。

中国戏曲主要是由民间歌舞、滑稽戏、说唱艺术等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综合形成的,所以说起它的起源,我们就不能简单地说出它具体起源于何时,因为中国戏曲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孕育才形成的。它是由原始社会的歌舞,经过先秦、汉唐时期的孕育、发展,直到宋金时期才形成较为完整的戏剧形态。
评剧:发源于河北唐山,是流行于北京、天津和华北、东北各地的地方戏。它最初是在河北民间说唱“莲花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又先后吸收了其他剧种和民间说唱的音乐和表演形式,于清朝末年形成了评剧。评剧具有活泼、自由、生活气息浓郁的特点,擅长表演现代生活。著名演员有小白玉霜、新凤霞等,代表剧目有《秦香莲》、《小女婿》、《刘巧儿》等。
粤剧:是广东省的主要剧种,主要流行于广东、广西和闽南一带。居位在东南亚、美洲、欧洲和大洋洲的华侨、华人及港澳同胞也十分喜爱粤剧。明清时代,中国的许多剧种流传到了广东,这些剧种的声腔与广东音乐、民间曲调相结合,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剧种──粤剧。粤剧用广东方言演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著名演员有红线女、马师曾等,代表剧目有《搜书院》《关汉卿》等。
越剧:发源于古越国所在地浙江绍兴地区,是浙江省的主要地方戏,流行在浙江、上海、江苏、江西、安徽等地。越剧形成于清朝末年,最初全部由男演员演出,三十年代又发展成全部由女演员演出。越剧唱腔委婉、表演细腻抒情优美,已经成为仅次于京剧的一个大剧种。著名演员有袁雪芬、王文娟、徐玉兰等,代表剧目有《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等。
豫剧:是河南省的主要地方戏,也叫河南梆子、河南高调,流行于河南以及临近各省,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豫剧的声腔,有的高亢活泼,有的悲凉缠绵,能够表演各种风格的剧目,传统剧目有六百五十多出,已经发展成为具有全国影响的剧种。著名演员有陈素真、常香玉、牛得草等,代表剧目有《宇宙锋》《穆桂英挂帅》《红娘》《七品芝麻官》《花木兰》《朝阳沟》等。
黄梅戏:是安徽省的地方戏之一,旧时称为黄梅调,主要流行于安徽及江西、湖北的部分地区。黄梅戏起源于湖北黄梅的采茶歌,传入安徽安庆地区后,又吸收了当地的民间音乐,发展形成了这个剧种。黄梅戏载歌载舞,唱腔委婉动听,表演朴实优美,生活气息浓厚,受到了人们普遍的欢迎。著名演员有严凤英、王少舫、黄新德、马兰等,演出的传统剧目有《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等。

中国戏曲的多样性是由我国是个多民族、多方言区及反映出的丰富的音乐色彩片,还有“百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等这样一个历史、社会背景所决定的,所以除了汉族拥有多种风格的剧种以外,诸多少数民族也各有其在不同时代、不同环境和不同民间音乐、艺术基础上形成的剧种。
如发生在陕、晋、豫三省的迷糊(眉户)、扬高戏、曲子戏等便都是在明清时期流行于此的“俗曲小令”基础上形成的。往西,包括新疆、甘肃的曲子戏;往东,包括山东吕剧及蒲松龄大量采用的“俚曲”,大多出不了这个范畴。又如具有雪域圣地风格的藏戏(朗达),则是在藏族的鼓舞音乐、道歌和“谐钦”的基础上形成的;而维吾尔剧的唱腔,除了离不开本民族的民歌和说唱音乐以外,是怎么也绕不开其本民族的古典套曲《十二木卡姆》的。
在表演上也同样可以看出其丰富的多样性。例如同样是花灯戏,四川和贵州的花灯保留了汉族民间花鼓的载歌载舞、生动活泼的特点,演员夸张的表演动作突出的是一个“扭”字,主要靠腰腿功夫,做出各种舞蹈身段;而云南彝族等少数民族的花灯,其舞蹈动作彰显的则是一个“崴”字,什么正崴、反崴,大崴、小崴等,主要靠胯部的甩动,形成婀娜多姿、热烈奔放的表演气氛。

对于戏剧的起源,戏剧理论界众说纷纭,其中一个比较主流的,大众接受度较高的观点是“戏剧起源于宗教仪式”。这个理论由剑桥大学人类学部(CSA)在二十世纪初提出,他们首先接受了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诗学》中的观点,认为悲剧由古希腊的对神祇的赞美诗发展而成。所谓“赞美诗”是古希腊人在祭祀神祇的仪式上为表达对神灵的崇拜所创作并展示于众的诗篇,其中典型的一个叙事模式是神灵的死亡和复生,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戏剧与美酒之神狄奥尼索斯(Dionysus, the god of theatre and wine),传说中它在初生时被泰坦巨人所肢解分食,最后借其父众神之王宙斯之力复生。CSA的学者们认为这体现了古希腊人对于自然界四季交替,生死轮回的感性认识,并从中提炼出“死亡-复生”的叙事模式将其用于赞美诗中表达神灵的神力,并继承到了后来由这样的宗教赞美诗发展出来的戏剧中。他们对这种与宗教仪式紧密关联的叙事模式的各个环节作了梳理:Agon(冲突),发生于象征生命的春和象征死亡的冬;Pathos,春的死亡仪式;Messenger, 传递死亡的信使或尸体的显现;Threnos,悲祭;Epiphany,重生。这之中的每一个阶段都对应着宗教仪式中的特定环节。但早在1927年Pickard-Cambridge对此理论提出了挑战,因为在现存的古希腊文献中并没有任何材料包含了这种叙事模式,即使是在欧里庇得斯的关于狄奥尼索斯的著名悲剧《酒神女祭司》中也没有这种关于死亡和复生的叙事模式。同时Eli Rozik指出,CSA对此最大的谬误在于他们对于问题本身的认识出了问题。当我们考察戏剧起源的时候,不应该局限于戏剧的内容例如叙事模式,因为这仅仅反应着不同的戏剧流派的特点和起源。我们需要做的应该是去考察戏剧这种艺术形式作为一种交流媒介的滥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