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为什么人与动物的关系非常融洽?-动物关系

stylh 08-26 17:44:54 223

美国地域广袤,野生物种资源丰富,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也深入人心,处处可见动物与人和谐相处的场景。寻常人家的后院,时常有野兔出没,居民区里丛林较密的地带,常见麋鹿三五成群地栖息觅食。
不过,美国形成今天的生态格局并不容易,其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公众意识也经历了很大的转变。
美国建国之初,民众认为野生动物资源取之不尽,联邦政府的土地也向公众开放,人们四处耕种、放牧、渔猎、采矿和定居。尽管地方政府也出台法律,对猎取价值高昂的物种施加一定限制,但多半形同虚设。至19世纪末期,过度捕猎导致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大量流失,野生动物资源急剧减少。过去数量庞大的原生旅鸽和新英格兰草原松鸡濒临灭绝,原野上的北美野牛也近乎绝迹。
生态环境的恶化使人们认识到,野生动物是属于公众的不可或缺的资源,而1872年最高法院的一起判决,更加深了民众对“公共信托理论”的认识,逐步形成“野生动物保护的北美模式”。
在这起“马丁诉沃德尔案”中,私人土地主马丁声称根据从查理大帝到约克公爵的授权,他拥有新泽西拉里坦河两岸的一切,包括土地、岛屿、河流、港口、矿产、森林、沼泽和各类物种。马丁对采牡蛎者沃德尔提出状告,要求其偿还采捕的所有牡蛎,但其要求被法院拒绝。时任首席大法官罗伯特·托尼说:“当新泽西民众接掌政府权力和享有主权的时候,原先属于英国国王和议会的特权,也即刻归属新泽西州的名下。”
这起判决明确了“公共信托理论”,赋予州政府对公共财产的“托管”权利,同时也避免了野生物种成为私人财产的可能。1970年,美国学者萨克斯对“公共信托理论”做了进一步阐述:“阳光、水、野生动植物等环境要素是全体公民的共有财产;公民为了管理他们的共有财产,而将其委托给政府,政府与公民从而建立起信托关系。”

西方人与动物的关系,非常融洽,是因为他们地广人稀物产丰富经济发展物质条件好,所以对这种野生的动物并不食用,如果食用的话就没有这么好的关系的。

这是一个文明进化的过程。
就比如说美国,
美国形成今天的生态格局并不容易,
其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公众意识也经历了很大的转变。
美国公众意识的转变,
譬如将狩猎从谋利手段转为运动爱好等,
以及法律制度的完善,
共同为野生动物资源构筑起一道牢固的保护屏障。
美国学者萨克斯对“公共信托理论”做了进一步阐述:
“阳光、水、野生动植物等环境要素是全体公民的共有财产;公民为了管理他们的共有财产,而将其委托给政府,政府与公民从而建立起信托关系。”

由于英汉两民族长期生活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 自然而然地对同一动物词产生不同的联想, 赋予动物词以更丰富的文化内涵。下面从传统文化差异、审美价值取向两方面分析英汉同一动物词的文化内涵差异。
龙(dragon) 是中西方文化神话传说中的动物。中文里吉祥尊贵的“龙”与英文中邪恶凶残的dragon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中国文化中, 龙象征着吉祥、权威、高贵和繁荣。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在封建社会, 龙是帝王的象征, 历代皇帝都把自己称为“真龙天子”。时至今日, 龙在中国人民心中仍是至高无上的, 我们把自己的国家称作“东方巨龙”, 龙可以看作是中华民族的图腾。汉语中有大量的关于龙的成语, 诸如龙腾虎跃, 龙飞凤舞, 都展现了龙在汉文化中的文化内涵。然而在西方文化中, 人们却认为dragon 是邪恶的代表, 是一种狰狞的怪兽, 是恶魔的化身。中英文化的差异使同一动物词有不同的内涵, 给人带来的联想截然不同。人们若想用英语表达汉语中的“龙”这一概念, 最好将其译成the Chinese dragon。如“亚洲四小龙”可译成“Four tigers”, 而不是“Four dragons”, 以免引起误解。
审美价值取向和社会心理的差异
审美价值取向和社会心理的差异的不同造成同一动物词在中英两种文化中产生不同的褒贬义, 这与英汉两个民族对动物的好恶有关。对该动物喜欢、欣赏, 那相对应的动物词就会向褒义方向发展。反之, 就会向贬义方向发展。
(1) 同一动物词在汉英两种语言中褒贬意义截然不同。同一动物词在英语中表示褒义, 在汉语中却表示贬义, 如狗 (dog)、猫头鹰 (owl)、熊 (bear)。
与人友善的dog 和令人厌恶的狗。在英汉语言中狗的基本意义是一致的, 都表示家养的, 有四条腿, 可帮人看家护院的一种动物。但其文化内涵意义却差异甚大。狗在英语中大多数场合是褒义词, 可用来形容值得同情信赖的人, 如help a dog over a still (助人度过难关) , a lucky dog (幸运儿) , an old dog (老手) , love me, love my dog (爱屋及乌)。很显然, 这些说法反映了英国人的文化心理, 他们视狗为可爱的同伴, 人类最好的朋友, 如as faithful as a dog 就是用来形容人的忠诚。可在汉文化中, 狗是屡遭谩骂的东西, 代表卑劣可恶的品性。带有狗字的词语明显具有贬义色彩, 如走狗、狼心狗肺、狐朋狗友、丧家狗、狗仗人势、狗咬狗等。
(2) 同一动物词在英语中具有贬义, 而在汉语中却含有褒义色彩的也比比皆是, 如, 蝙蝠(bat)孔雀 (peacock)、等等。
邪恶的bat 与吉利的蝙蝠。西方人一提起bat就害怕。蝙蝠令人厌恶, 使人联想到丑陋与罪恶, 所以英语中凡带有bat 的习语都含有贬义, 如as blind as a bat (有眼无珠) , bat 成了睁眼瞎的典型形象。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 蝙蝠因其中“蝠 ”字与“福”字同音, 摇身一变成了吉祥物。
骄傲狂妄的peacock 与吉祥美丽的孔雀。由于英汉民族的审美角度不同, 所以同一动物常常在他们的心目中产生不同的联想。英国人强调peacock与人媲美的高傲的一面, 如as proud as a peacock (孔雀般骄傲) , play the peacock (沾沾自喜)。而汉族人注重她开屏时的美丽, 孔雀在中国文化中是吉祥美丽的象征。
人们在生活中,不可避免地接触到各种动物,不同的民族有自己不同的“图腾”(totem) 动物,也就是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喜爱的动物,所以“宠物文化”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地域性。中国人养狗是为了看门防盗,狗素有“看门狗”之说,西方人养狗是为了陪伴自己,人们把狗视为宠物,视为忠实的朋友,所以在中西方人的眼里,对狗的感情就截然不同。中国人一般厌恶狗的习性,鄙视狗,常用狗来形容坏人坏事,诸如:狼心狗肺、狗眼看人低、狗改不了吃屎…… 西方人看中狗的跟随与忠诚,喜爱它,赞美它,把它喻作人,亲切地称之为he,英语中关于狗的习语远远超过汉语中的狗的习语,诸如:a lucky dog (幸运儿)、a clever dog (聪明小孩,伶俐的小伙子)、gay (jolly) dog (快活的人)、work like a dog (拼命工作)、Every dog has his / its day. (凡人皆有得意日。) 等等。
cat也是西方人“宠物文化”中的重要成员;人们多用cat;来形容女人,称之为she;模特儿走的舞台步就叫 catwalk (猫步),old cat 指脾气坏的老太婆,barber’s cat 指“面有病容饥色的人”,儿童们常用copy cat 来指“看样学样的人,抄袭别人的人”,形容某人病得很厉害用 as sick as a cat; like a cat on hot bricks 旨“像热锅上的蚂蚁”;英语中还有一句谚语是:When the cat’s away,the mouse will play,意思是“当有权力、能力或影响力的人不在时,其他人就会无法无天、调皮捣蛋了”。汉语中则没有相似的联想,倒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之说。汉语中对猫没有太多的联想,我们常说某个小孩吃猫食,是说这个小孩的饭量小,还说积习难改的人“猫改不了吃腥”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