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闯红灯撞死老人,执行公务可不可以免责?-执行公务救护车撞死可不可以闯红灯

日你家妈卖批 08-28 16:20:28 239

紧急任务不是免责“金牌”!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救护车作为特种车辆,在不受规定限制时,必须满足两个前提,其一是执行紧急任务,其二是确保安全。该条款下的“条文注释”标明:“当需要逆向行驶、超速行驶、闯红灯、在禁行区行驶时,要提前开启警报器和警示灯具,警示来往车辆和行人。”
可是该救护车根本没有执行“紧急任务”,又没有拉警报,还闯红灯、追尾,把正常行驶的老人撞死,那么,根本不具备“免责”条件。肇事司机应为老人的死负全责。医院长期以来疏于管理,没有严格要求救护车拉警报,当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生命是最宝贵的,医院应以救死扶伤为天职,而不能打着救死扶伤的旗号去践踏人命。“执行紧急任务”更不是救护车横冲直撞撞死人的免责金牌。任何人任何单位藐视法律、践踏生命,都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生命财产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儿。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特种车辆,比如:救护车、消防车、警车等特种车辆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往往都会全速行驶,其他车辆和行人也知道应当避让。这不仅是法律规定的,而且也是每个公民素质的一种体现。可一旦这些鸣着警报一路狂奔的特种车辆犯了错,发生了交通事故,同样也会被依法追责。
按交通事故鉴定的结果,如果是救护车的过错,那么应该是医院承担责任的。因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司机开救护车是职务行为(要在上班时间,或者是为了执行公务),个人不承担责任。如果司机存在主观过错的,那么,医院在承担责任之后,可以主张向司机索赔,这是后话。受害者应该是直接找医院的。
如果救护车违反交通规则是去救人,且事情的确很紧急,那才可以免责;如果是私人原因,且没有紧急任务,那显然是无法免责的。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三条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

当然不是的。目前规定,救护车拥有道路优先通行权(特别通行权),但任何权利都是受限制的,优先通行权亦不例外。
具体法律规定来自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3条:“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 很显然,救护车行使优先通行权的前置条件至少包括两条:“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
优先通行权不是“免责金牌”,如果救护车执行紧急任务就可以随便违反交通规则,无论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都不用承担责任,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即使是救护车也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优先通行,不是横行无忌。

“道路优先权”不等于“事故免责权”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三条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非执行紧急任务时,不得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不享有前款规定的道路优先通行权。”
法律界人士指出,发生在苏州的这起交通事故的具体责任,有待于当地交警部门经调查后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报告。“但可以确定的是,救护车等特种车辆享有的是‘道路优先通行权’,也就是闯红灯、逆行、超速等行为不会受到处罚的权利,以及周围车辆和行人应尽避让义务,但这不是发生交通事故后可以无条件免责。”
救护车优先通行有两个前提
在法律界人士看来,法律条款已经明确救护车这样的特种车辆享有道路优先通行权的前提条件有两项:“确保安全”和“执行紧急任务”。
一些网友支持死者家属的说法,认为该起事故中,救护车上的伤者为脚部受伤,不属于“紧急任务”;且救护车闯红灯时未拉警报,经过路口时也没有缓行,未能“确保安全”,应当对这起交通事故承担责任。
也有一网友则认为,法律明确特定车辆执行紧急任务时车辆、非机动车和行人“应当让行”,当时救护车上有人,说明车辆的确是在执行任务,且车上病人脚伤未必不是“紧急情况”,非机动车虽然正常行驶,却没有尽到观察避让之责。
“一切有待于当地交警部门的调查结果。”法律界人士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此次事故中救护车是否承担责任、承担多少责任,关键是看是否符合这两项“前提”。
执行任务并非特种车辆“免责”护身符
事实上,此前各地确曾发生过救护车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救护车也需担责的案例。
有网友就此事发出了疑问:“闯红灯本身就是不安全行为,又要求救护车确保安全,是不是存在矛盾?”
“这个问题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说,救护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闯红灯,那么在经过路口时是不是也应该减速呢?如果车速过快,正常行驶的车辆确实可能反应不及。”业内人士指出,事故责任认定必须依据事发时现场路况、天气、双方驾驶员处置等多种情况综合分析,判断双方的责任。

我觉得不可以免责!交通违章与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责任划分并无必然的联系。也就是说,划定交通事故中各方责任大小的主要参照在于引发事故的原因,即哪方的行为对造成事故的原因力和引发力较大,哪方就应承担较重的责任。
具体到特殊车辆在优先通行时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也应以此为参照。如前所述,特殊车辆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并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优先通行。那么,当特殊车辆在闯红灯、逆行前已经鸣警笛、亮警灯较长时间的话,已经足以引起其他车辆或行人注意,后者显然应避让。在此情况下,如果发生交通事故的话,特殊车辆承担的事故责任显然要小很多。
如果特殊车辆的驾驶员在逆行、闯红灯时,既没有鸣警笛、亮警灯,又行驶较快、观察不周的话,即便其的确在抢救危重病人,执行紧急任务,也可认定其未尽到注意义务,未提前预警,未确保安全。一旦发生事故,便极有可能承担较大的责任。
当然,在此次事故中,悲剧已经发生,如何划分事故责任大小,既关乎被害人家属的损失能否得到足额赔偿,也关乎社会公众对特殊车辆优先通行权的监督和关注。因而,相关部门理当保持客观中立,不因特殊车辆的“特殊”而放纵,也不因悲剧已经发生而“迁就”。进而不偏不倚,依法科学地划定事故责任,维护涉事各方的合法权益,并形成警示和教育效。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救护车作为特种车辆,在不受规定限制时,必须满足两个前提,其一是执行紧急任务,其二是确保安全。
此外,记者发现该条款下的“条文注释”标明:“当需要逆向行驶、超速行驶、闯红灯、在禁行区行驶时,要提前开启警报器和警示灯具,警示来往车辆和行人。”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