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哪个好看?-世界

我乃葬花人 07-19 03:54:44 137

不分伯仲。
《平凡的世界》,在看的过程中,确实时时刻刻会被书中的剧情所吸引,心情和书中的人物的心情一起沉浮,会为这些可爱的人们的命运揪心,会被那个年代人们的单纯热情所感染,会被双水村某些人们的行为逗笑。同时也深刻地感受到那个年代国家在跌跌撞撞中走上正轨的困难以及给人们带来的苦难,感慨现在的幸福生活。当然我不懂政治,也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不知道此书作者有没有过分地讴歌,但是现在国家的繁荣与富强是不可能辩驳的,当年的各种问题也不必深究。或许作者描述的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平凡的世界,而是有一些理想化的世界,但是若是书中人物都像我们一样普通,或者说世俗,哪又怎么能起到激励人心的作用呢?
总之,看完以后我还是在精神到认识到生活总是会充满各种困难,但是也要相信不会一直困难,命运女神总会降临。但不知道真的遇到困难的时候,我还能不能把这句话拿出来并坚定地相信。
《白鹿原》,里面有着西北特色的历史感,浓烈厚重。可是,太沉重了,大部分人已经不想回看历史了,如果历史就是压抑,就是苦难,就是黑暗,就是屈辱,为什么还要在经历了现实生活的磨难之后,还要在历史中重新受一遍罪呢?

小时候读《平凡的世界》只是在新奇那个时候的生活跟如今的大有不同,长大后再看它,我开始理解那个世界的劳动与平淡,痛苦与欢乐。我理解了孙少安小小年纪就退学的无奈,孙少平最后去领黑面馍的难堪,以及润叶的爱而不得。在那个穷乡僻壤里,没有理想的人日复一日劳作,有理想的人愁闷无奈,走出这里,何其容易。好像并没有什么文化的人聚集在一起,却带给我们巨大感动,孙少安的责任,孙少平的理想,在那个时代燃烧,他们都是平凡而渺小的,在时代的巨浪里挣扎,经历自强自尊,痛与欢乐交织的生活,平凡的小人物在人生中不断成长。

《白鹿原》和《平凡的世界》哪本书更好看?这是我见过最好的回答
饼子啃书
2018年11月09日 · 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
这几天写了几篇关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小说史概况相关内容,有网友问我,《白鹿原》和《平凡的世界》哪本书更好看?其实这个问题就和让我给开一张书单一样,让我觉得无法回答,并且怎么回答都不一定准确和客观,于是我就只好把这两本书放在一起,说出我和它们的故事。
首先,如果我是在年轻的时候,看完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这两本书的,但一直到三十岁左右才看《白鹿原》,两者相差近十年,这个时间的差别不在于我遇到两本书的时间差别,而是我的读书口味发生了变化,就算二十岁,我同时也拿到了《白鹿原》,也不一定会选择看这本书,两个时间段,两个年龄段,关注的东西不一样。
年轻时,满脑子是理想,是未来的期待和希望,因此总会关注人生这样的书,正因为对人生的迷茫和未知,才会关注人生的话题,但是到了三十岁,人生其实就在脚下,我无需再去找理想,看未来,等希望,然而这时的我,却开始了另一种人生探索,这就是真理和真相!
于是这个时期自然就对写“真”的书感兴趣,《白鹿原》就是一本写真实的书,当然这不是故事的真实,而是客观的真实,因为过去的二三十年,你不再会相信人生的轨迹会按部就班的,遵从你的希望,而更多的是有了很多的不确定性,没有像小时候课堂上老师说的,我们是未来的栋梁,就真以为自己会成为栋梁。
这个时期感性的东西开始淡化,理性的思维开始浮出,哲学、社会科学的书都会涉猎,一本《白鹿原》几乎都可以囊括了这些方面可讨论的话题,读完《白鹿原》你会发现世界有时不是你想象的样子,历史也不是由一个人决定,而是众多不同的人,同时成为了历史中长河中的一个个闪光点。
二十岁的时候,看到了孙少平孙少安他们,很有代入感,因为你喜欢谁,你就可以梦想的成为谁,两兄弟的性格和人生观几乎可以概括整个时期的年轻一代,路遥就是在用这种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抒写方式,包罗了各种各样的人生价值取向,有感性的,有理性的,有冲动的有内敛的,有沉默的有激昂的,你可以从书中轻易的找到自己。
三十岁你读《白鹿原》的时候,你本以为黑娃最后会成为正义的代表,你本以为白孝文可以受到正义的审判,然而都不会和你所想的结果一样,你找不到规律可寻,你找不到公式化模块化的概括性人生,他们的内心都是矛盾的也是复杂的,白嘉轩不只是温情,他还可以“吃人(封建礼教的代表)”,鹿子霖他有假仁假义的一面,但在小时候的黑娃眼里,他也能有温情可爱的一面。
年轻的时候,受到二元对立的文化影响,对待世界就只有对错、好坏的判别,看路遥的书自然就没什么难度,因为路遥的世界并不复杂,成熟了,看清了,就知道世界并不是二元的,但同时也知道世界和人原来都是复杂的,于是自然就能理解《白鹿原》。
读书如遇人,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书!

每个人的眼光不一样,观念也不一样,个人认为《平凡的世界》好看,生动描写了,经历了文革十年浩劫后,人民渴望富裕,以及在改革大潮来临时,每个人的想法和表现,最可贵的是七八十年代的爱情,纯真,朴素,凄美。

首先,如果我是在年轻的时候,看完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这两本书的,但一直到三十岁左右才看《白鹿原》,两者相差近十年,这个时间的差别不在于我遇到两本书的时间差别,而是我的读书口味发生了变化,就算二十岁,我同时也拿到了《白鹿原》,也不一定会选择看这本书,两个时间段,两个年龄段,关注的东西不一样。

毫无疑问,《白鹿原》。
虽然两位作者都是陕西人,但我觉得高度绝不可相提并论。原因如下:
第一,《白》格局更大。
时间线从清晚期一直写到建国后,时间跨度从20世纪初一直到中叶,流畅地描写了时代变迁背景下人物形象的各种变化,反过来又以人物性格的转变映射了时代的更迭;如果有人说《平》在描写抗争精神,那么《白》就是不折不扣的摇滚精神,我比你更抗争,
但抗争中我又多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白》的人物形象来自各行各业、三教九流,这些人物几乎组成了中国社会的全部元素,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替陈忠实诉说着他的时代诉求,如果单说他在映射ccp、讽刺政治,那恐怕还把作者的意图说小了。
正是因为时间跨度的区别,《白》将清王朝覆灭、军阀割据、民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国,这一时期系列的黄土儿女慷慨悲歌的面貌像画卷一样展开在世人眼前,相比起《平》所载有的人物情感,《白》复杂的人物结构展现了不一样的爱恨情仇,这是《平》的小故事架构所无法做到的。
第二,《白》的文笔更辛辣,人物塑造更立体。